專訪前任主席丹斯里吳添泉 2018-01-08T09:50:55+08:00

前任主席訪談錄

配合2010年52週年慶特刊訪問了6位前任主席,留下了珍貴的回憶及心得

專訪前任主席卓權興先生
@須堅持學校籃運

專訪前任主席黃有聯先生
@勇往直前拼佳績

專訪前任主席丹斯里吳添泉
@搞籃運須註冊制度

  從亞庇籃總創會五十多年直今的比賽成績來看,無可否認的是,最輝煌的時代是始於廿一世紀初,當時是由本地著名殷商拿督吳添泉接任主席,他把新的元素及領導方式注入球會,開創了籃總一個新的紀元,配合今年的創會五十二週年慶典,非常難得抽出了寶貴的時間接受專訪,與籃總理事們分享了往事及籃總前景的心得。

他說,早年在警界的時候曾是球員代表,不過後來開始涉足籃球組織,是在陳俊傑穿針引線下,當時陳氏安排的Legend球隊參加兵南邦籃協的比賽,碰巧又遇上該球會無人領導,在李良田游說下,一切機緣巧合擔任了兩屆兵南邦籃協主席,上了軌道後才交回給當地的理事。

他繼指出,同樣的於2003年開始接掌亞庇籃總主席,亦是Legend球隊,當時陳俊傑是其伙伴,教練則是王飛虎,他笑稱也就如此與籃壇結下了不解之緣!

曾領導了籃總四年的他不諱言,籃總有一批熱心的理事,是不容置疑的,雖然經濟條件並不許可,但也願意出力把籃總支撐起來,而且大家都能合作愉快,大部份都不會斤斤計較。

他強調,亞庇籃總所須應付的球賽實在太多,除了縣區性的選拔賽,亦要出征全州賽,甚至偶爾代表參加全國賽,搞得一年到頭都要安排比賽,簡直非一般人所能應付得來,所以身為理事多少都有貢獻,而領導層也要承受相當的壓力。

因此,他表示,在執掌主席前兩年尚可應付繁重的球會事務,但晉入第二屆甫接手新公司而擔心與籃運脫節才交託於他人。

"不過,亞庇籃總的四年裡最值得回味的是,冠軍盃特別多!甫接手球會參加的第一項全州賽(十八歲以下)就有冠軍拿!"

他說,當時亞庇籃總能夠走出一個新的春天,就是開始設法減少糾紛,採取"鼓勵多打球,不要搞事非"的政策,不太理會球員背棄的問題,"其實人人都想代表亞庇,因為是大球會,但對球員來說,若球會或教練之間有磨擦就很容易鬧情緒。"

也因為在這個包容的大環境氣氛下,熱愛籃球運動的學生也逐漸增多,已不再是兩三家學校有球隊而己,其他學校的球隊也冒 出頭來!因此他認為籃總必須繼續鼓勵學校的籃運發展。他也讚賞秘書湯詠竤在推動本地小學籃運方面貢獻良多。

他指出,當年也因為小學的籃球基礎開始建立起來,也間接地刺激了整體籃運的發展,直今已不再為球員來源不足而操心。

同時,他形容,由於他曾是兩個不同球會的領導人,所以他暸解到球會只要各自專心推動本身縣區的籃運發展,減少磨擦及互 相合作,就能夠讓整體的籃運有良好的發展前途。

拿督也強調說,搞籃運就必須先要有球員註冊,"若果一個籃總本身就沒有制度的話,又怎樣執行其職責呢?"

"制度就是球會與球會之間的責任,而且也是球員對球會的責任,同時也是裁判與技術人員對球會的責任,若果不實行的話, 本州籃運是不到那裡去。。。。"

他苦口婆心說,籃總花在球員糾紛上的時間實在太多了,甚至引起了球會之間的不愉快,若果有良好的註冊制度的話,就可以 一勞永逸解決問題。

"當然,在這個制度下,是不能讓籃總掌握極權,而要公平對待球員,總算有懲罰(禁賽)亦有寬赦的規定及期限。"他以沙 巴足球職業隊為例,就是有各項轉會及註冊等條例下不會引起爭執。

他認為,註冊及懲處球員的權力應賦予沙巴籃總,以便這個母會真正掌權,與此同時,球員也要暸解歸屬那個球會的重要性, 勿論是球員或家長都要知道這是他們的責任。

拿督繼指出,領導亞庇籃總期間,最值得驕傲的是,從來沒有去拉攏或收買球員,以便壯大亞庇隊的實力。

他形容,球會之間的爭執都是因球員背棄所引起的,所以必須先有明文規定的註冊及抱著減少磨擦的心態。
他說,栽培本身球員是要透過長期舉行選拔賽來進行遴選,"不然的話,只要用錢去收買球員不就更容易嗎?"

最後,他形容,亞庇各縣區在近年來的籃運都有勃興發展起來。

在拿督吳添泉擔任籃總主席期間,曾贏得一次沙巴盃男組冠軍,一次全州十八歲以下男組冠軍,三次全州十六歲以下男組冠軍 ,一次婆羅洲盃男公開組冠軍,兩次全州十八歲以下女組冠軍及一次全州十四歲以下男組冠軍。

專訪前任主席鄧松青先生
@球技品德要兼備

專訪前任主席拿督陳瑞孚
@籃總會徽創始人

專訪前任主席丹斯里陳沛武先賢
@籃球講究團隊